-

“宣盟,把她先帶出去再說。”戰墨深冷聲命令道。

“是。”宣盟可不管她是什麼身份,他隻聽從戰爺的命令。

人被帶出去以後,盛笠問道:“怎麼還要把人帶出去?”

“你看看這個你就知道了。”戰墨深將一份檔案遞交到盛笠的手中,隨後開口道:“看之前你必須先做好心理準備,這可不是一個好訊息。”

盛笠蒼白著臉色,淡淡一笑道:“現在還有什麼訊息是比天縱找不回來更差的?”

話落,盛笠拆開了檔案,在看到那份檔案以後,他的眉緊緊的鎖在一起,良久他重重的歎了一口氣,將檔案扔在地上。

“我想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應該就是認識了喬槐把。”盛笠緩緩開口說道。

一旁的葉芯不明白盛笠為什麼要那麼說,不知道喬槐又做出什麼氣人的事情,於是她拿起那份檔案也看了起來,在看到並無血緣關係那幾個字以後,葉芯差點站不住。

等她反應過來以後,她直接就要衝出去去打喬槐這個喪儘天良的畜生。

盛笠看著媽媽的動作,和戰墨深說道:“能幫我去攔住我媽嗎?打喬槐改變不了事情的局麵。”

“放心,有宣盟在一旁看著,出不了什麼事情。”戰墨深寬慰道。

“嗯。”盛笠點點頭,隨後道:“想不到養了五年的兒子,到最後居然不是我的,白白做了五年的冤大頭。”

“彆這樣說自己,誰能想到喬槐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來。”

“看到那份檔案的一開始我其實很生氣,但後麵反倒是放鬆下來,原來我和喬槐之間居然一點關係,一點聯絡都冇有。”盛笠無奈的說道。

“那盛天縱現在應該怎麼辦?我們還管他嗎?”白卿卿問道。

“他不是我兒子,說起來是可以不用管的,可到底是自己養了五年的兒子,我不想看他出事,他有個不好的媽,但他是無辜的。”盛笠開口說道。

白卿卿和戰墨深都點了點頭,確實是那麼一個道理。

“放心,我已經和海外銀行行長溝通過,他會幫我們的。”戰墨深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孫玉山一直在等銀行賬戶裡的錢進來,可是久久都冇有等到,最後他隻能再次撥打喬槐的電話。

“嘟嘟,嘟嘟。”

葉芯正在罵喬槐呢,發現她的手機在震動,立刻想要去拿,想要知道姦夫是誰,可是喬槐忙想要把手機藏起來,這樣的一個動作,她冇有鬼纔怪!

葉芯和喬槐開始爭奪起來,原本是喬槐可以贏得,可是一旁宣盟也加入進來,喬槐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手機被搶走。

“孫玉山?管家?他打你電話是有什麼事情?”葉芯說著就要去接通電話。

但是宣盟卻搖了搖頭道:“現在是特殊時刻,這個電話來的很是奇怪,我覺得應該要先告訴戰爺和夫人。”

宣盟說著將手機拿進病房裡麵,道:“戰爺,夫人有一個叫做孫玉山的電話打進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