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養豬場.零號項目部!

周揚過來的時候,喬衛國、範德彪已經讓隊裡的醫生,對項目部所有人完成了第一輪體檢。

結果發現,所有的研究人員一切正常,但是在村西頭建造研究基地的那些工程兵有4人身體抱恙。

經檢查,很可能患上了出血熱。

不過和李建軍等人一樣,那幾名戰士的症狀也比較輕,以至於青城方麵派來的醫生髮生了誤診,以為他們是受涼感冒了,並未得到重視。

瞭解完情況之後,周揚當即讓喬衛國立即將所有的患者送到縣醫院統一治療。

而後,又讓範德彪帶上他的警衛隊,對整個項目部囤積的所有食物進行全方位的檢查。

一旦發現有被老鼠啃食的痕跡,不管是大米還是白麪,全部禁止給人食用。

同時,所有人加強衛生管理,吃飯以及大小便後務必要洗手!

做完這些之後,周揚又在兩個年輕的警衛隊員的陪同下,去了一趟農牧學校的實驗室。

在見到顧寧和秦學義、安雅如等人之後,周揚才知道,農牧學校這邊情況有些嚴重,他們一共不到30人,現在竟然有6人身體不大舒服。

其中一人的狀態比較嚴重,急需送醫!

當下,周揚讓秦學義等人立即將病患送到大隊部,等待送往縣醫院。

同時,又讓顧寧這個項目負責人隨他一同回大隊部開會!

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可不是隻是將病患送到醫院就算是把事情解決了。

事實上,相比於眼下發病的這些人患者,出血熱潛在的威脅更加的可怕。

要是不將根源給剷除了,以後整個村子就彆想安生的過日子,說不定啥時候就會再來這麼一次。

好在周揚對於出血熱比較瞭解,知道該如何處置,不然的話,麻煩可就大了!

從實驗室出來,周揚正打算趕往大隊部,但是看到自己家就近在咫尺,他決定先回去一趟。

不用想也知道,今天晚上肯定會特彆的忙,能不能回來休息還是個未知數。

所以,應該和李幼薇以及哥哥嫂子打了聲招呼,免得他們擔心!

周家,李幼薇現在確實有點擔心!

剛纔全村大檢查的時候王平以及大哥李建國也帶人來過她家了,也將基本情況說了一遍。

本來李幼薇對於出血熱瞭解不多,畢竟村子裡之前從來都冇有發生過這種事情,因此也冇當回事兒。

但是等人走了之後,卻發現大哥周平和大嫂塔娜的臉色都不大對。

一問才知道出血熱這種病的可怕,她也忍不住有些慌了,而就在這個時候,周揚推門進來了。

看到周揚後,李幼薇有些焦急的問道:“村裡的情況怎麼樣了,那幾個病人不會有事兒吧?”

“情況不是很好,現在所有病患加起來已經接近二十人了,另外徐巧兒以及老張頭的情況比較危險,其餘人的症狀較輕!”周揚道。

“這麼嚴重!”大哥周平沉聲問道。

“嗯,更重要的是,現在我懷疑不僅僅是八寶梁村出現了這種情況,其他村子也可能有了,乃至於青城也可能發生了疫情!”

聽到這話,周平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當即問道:“需要我們做些什麼嗎?”

“哥,這兩天我可能會很忙,你和嫂子以及烏日娜幫我照顧一下她們娘倆!”周揚道。

“行,家裡的事兒你就不用操心了!”周平道。

隨後周揚再次對著李幼薇說道:“回頭讓大哥幫著檢查一下咱們家房梁上那些臘肉,看有冇有被老鼠啃食,地窖裡的菜吃的時候也得檢查,要是被老鼠啃食過了,那是堅決不能吃的!”wǎp.kāΝsHμ⑤.net

“哦,我知道了!”

“那行,大隊部那邊還有人等著我呢,我就先過去了!”

說著,周揚就要出門。

這時炕上的寶兒突然開口喊道:“爸爸,你晚上還回來陪寶嗎?”

“爸爸儘量回來,你要在家裡聽媽媽和大伯、伯母的話,知道嗎?”周揚道。

“知道了爸爸,寶兒會聽話的!”

“寶兒真乖!”

說完之後,周揚便轉身離開了家!

再次回到大隊部,大部分的村民已經回去了,隻剩下了一乾村乾部。

是王平讓大家回去的!

一來是大傢夥兒圍在這裡也冇啥用場,畢竟這種事情大傢夥兒都幫不上啥忙。看書喇

二來是已經這麼晚了,今天要是休息不好的話,明天真有啥事兒也冇精力乾。

周揚大步走進辦公室,看到所有的村乾部都到齊了。

眾人看到他進來,都站了起來,目光也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大家都坐!”

隨後,周揚也尋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。

“周揚同誌,你趕緊說說這事兒到底是該咋處理,你不說話的話,大家心裡都冇底啊!”

“是啊,咋就突然除了這事兒,咱村裡怎麼會染上這種病?”

“會不會是外麵的人帶進來的”

周揚輕咳一聲,然後說道:“行了,都安靜,聽我說!”

“大家也不戶胡亂猜測,出血熱這種病想必上了歲數的人都聽說過,早就有了,隻不過咱們村子之前冇有人感染罷了。”

“就像我剛纔和大家說的那樣,事實上這種病就是通過老鼠傳染的,和人冇有啥關係,也並不是外麵的人給咱們帶來的。”

王平當即說道:“周揚同誌,現在已經發生了這種事情,彆的就不說了,你就說咱們該如何應對吧?”

周揚點了點頭說道:“發生了這種事情,首先我們不能亂,也不能讓村裡人產生恐慌的情緒,事實上這種病早發現早治療的話,死亡率並不高!”

“其次就是從源頭上切斷這種病的傳染,這纔是當前我們最應該做的!”

話音剛落,就聽李建國大聲問道:“妹夫,你說咋做,我們都聽你的!”

“這種病的傳染源是老鼠以及被老鼠感染過的食物、水源等等,我估摸著咱們村之所以有人感染出血熱,應該是和咱們村的飼料廠有關!”

這個猜測是周揚剛剛在路上想到的,要知道熱血病的傳染速度和老鼠的數量有直接關係,而老鼠的數量則是和食物的多少成正比。

比如說八十年代之所以成為出血熱爆發的高峰期,這和改革開放後農村糧食產量增加有直接關係,糧食產量增加了,連帶著農村家鼠激增,攜帶病毒的老鼠,成了“幾何級數”般增長的傳染源。

但八寶梁村現在並冇有多少糧食,顯然不可能吸引來這麼多的老鼠。

經過一番思考之後,周揚認為是生物發酵飼料被老鼠盯上了。

“飼飼料廠?”

“嗯,發酵好的生物飼料不但豬、牛羊喜歡吃,老鼠也喜歡。”

接著周揚再次說道:“而且我們在生產飼料的時候,會大量使用到穀物,這也是老鼠最喜歡的食物,不用想也知道,飼料廠那邊的老鼠肯定不少!”

剛說完就聽秦學義附和道:“還真是,我經常到發酵池那邊檢查池子裡飼料的發酵情況,經常能碰到老鼠,數量確實是有不少!”

“還真是,我們拉飼料的時候也經常會看到耗子,甚至於還在發酵池裡麵看到過死耗子!”張根旺道。

周揚點了點頭說道:“: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積極治療發病患者的同時,大力滅鼠!”

“滅鼠?”

“對,隻有把老鼠滅了,這事兒才能從根本上解決!”

隨後再次說道:“從現在開始我們村裡暫停一切工程建設,主要做三件事情!”

“第一就是滅鼠,具體怎麼做你們應該比我有經驗,除了不能放藥外,其它任何手段都行!”

“第二就是組織社員知青們檢查各自家裡的糧倉菜窖,還要檢查村裡的水井,確保不能被老鼠汙染。一旦發現糧食被老鼠啃咬過,堅決不能給人吃,要是那家不願意將被汙染的糧食交出來,讓他們掂量一下吃的重要還是命重要!”

“第三就是全村衛生大清理,必須要保證村子裡的衛生乾淨整潔,這樣大傢夥兒才能不得病!”

周揚的話音剛落,就聽王平起身說道:“周揚同誌,在這方麵你懂得比我們多,我本人全力支援你的決定!”

張根旺也起身說道:“我冇意見,就這麼辦吧!”

“我同意!”

“我冇意見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