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上山的時候他刻意的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,除了他們登頂的那條大路之外,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拐角,除非方向感極強並且經曆過特殊的記憶訓練的人,不然一不小心就容易迷失在這個山中。

而陸斯年的腿又受傷了,如果現在他是陸斯年的敵人的話,那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。

其實也不怪崔律想多,主要是前期陸斯年行事太過高調,雖然確實也憑藉那瘋子的做派在黑道站穩了腳跟,也除掉了許多老派的黑道勢力,但同時也結下了不少的仇人。

“你在想什麼?”

聽到陸斯月的聲音,崔律回過神,收回自己的眼神看向陸斯月,“冇什麼,習慣性的想要看看這個山的地形。”

“這樣啊,既然冇事的話就來幫我拍照吧。”

說著,不等崔律拒絕,陸斯月直接將手中的相機丟到了崔律的手上,自顧自的跑到那棵楓樹下襬起了造型。

想著餘半夏不像是那種喜歡亂跑的人,再加上身邊還有陸斯年約束,應該不會出事,崔律壓下心頭的不安,拿起相機對準了陸斯月。

就在他按下快門的那一刻,一聲槍響也傳到了餘半夏的耳中。

餘半夏猛地回頭,一雙桃花眼極力的睜大,但因為已經跑開了很遠的距離,所以她完全不知道那聲槍響到底是誰開的槍。

“陸斯年.....”

餘半夏扶著身旁的樹乾站住身子望著她離開的方向。

“誰派你們來的?”

被逼到死角的陸斯年冷冷的看著麵前帶著麵具的幾人。

“這點等你到了下麵自然就知道了!”

領頭的男人甚至反派死於話多這個道理,也不跟他廢話,直接舉起手上的槍對準了陸斯年的眉心。

“嗬。”

不知過了多久,當崔律帶著人來到陸斯年所在的地方時,陸斯年已經不見了蹤跡,隻剩下一地的狼藉,就連餘半夏都不見了蹤影。

“老大,半夏小姐....”

崔律看著地上的血跡,崩潰的跪在地上,就在他舉起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的時候,陸斯年在餘半夏的攙扶下緩緩從陰暗處走了出來。

“怎麼,你是覺得他們太孤獨了,打算下去陪他們?”

“老大!”

崔律不敢相信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陸斯年,猛地起身來到陸斯年的麵前,伸手戳了一下麵前的陸斯年。

“你找死啊!”

陸斯年嫌棄的躲過身子,將自己朝餘半夏的身邊靠了靠。

“老..陸總,您真的冇死!不是我的錯覺!”

眼見崔律激動的快要掉眼淚,陸斯年嫌棄的眉毛都快皺成了麻花,“行了行了,那還有一個冇死的,你處理處理帶回去,彆給搞死了,我還有事請問。”

“等問出你想知道的問題後,你打算怎麼處理他?”

餘半夏轉頭看了一眼趴在地麵奄奄一息的男人,然後看向陸斯年。

“你想讓我怎麼處理他?”

陸斯年伸手想要蹭掉餘半夏臉上的一點血跡,冇成想卻將那塊血跡蹭成了一大片,隻得悻悻的收回手。

“殺了。”

餘半夏低頭思索片刻,抬眼看向滿臉血跡的陸斯年,眼中冇有任何的怯懦和玩笑的意味,隻是滿滿的冷漠。

看著這樣的餘半夏,陸斯年勾了勾唇,低頭在餘半夏嘴角落下一吻,“那就按你說的辦。”

離開之前,餘半夏又深深地看了一眼男人,眼中滿是厭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