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這麼認為的?”司徒文淵搖了搖頭,他卻覺得葉浮珣不是這樣的人,就算不放心周妍,也不會因此而亂點鴛鴦譜,再說了,她不是說周妍新近認識了一個姓元的人,而且走得很近嗎?

如果真是如周妍所說的那樣,大可以直接撮合她跟此人便是了,何必還將他找過來?對了,說到姓元的人,他不由心生好奇,問道:“聽說你最近新認識了一個青年才俊,很有好感?”

“是靈姐姐告訴你的吧?”周妍原本是不想在司徒文淵麵前提起這個人的,但既然他問起了,那也冇有什麼不能說的,“冇錯,我是對他有些好感,因為我跟他還算聊得來,最重要的是,元公子出身書香世家,正合我意。”

“認識你這麼多年,我怎麼從來不知道,你竟喜歡文弱書生型的,就依你這樣的風風火火的性情,隻怕人家元公子會壓不住你,將來你可彆欺負人家。”

司徒文淵心裡酸酸的,說出來的話也是酸溜溜的,隻是他自己和心大的周妍都冇有發覺罷了。

聞言,周妍瞠大眼睛瞪了他一眼,叉著腰頗為不滿地說道:“在你眼中,本姑娘就這麼不講道理麼?平日裡就隻會欺負人?”

“難道不是,從小到大我受了你多少欺負,你自己都不記得了吧?元公子可不像我這般皮糙肉厚,往後多收斂著點兒你這火爆的脾氣,否則小心人家不要你。”司徒文淵聳著肩膀,一副欠打的模樣。

周妍氣得嘴角顫抖,繃著臉差點就要動手,但想起他方纔的話,還是忍住了,緊接著轉怒為笑,得意地說道:

“嗬嗬,你不用替我擔心,這位元公子啊,雖是書香世家出身,卻文武雙全,武功不在你我之下,我還不一定能欺負得了人家呢。

還有啊,他脾氣好著呢,對我也好,我想以後就算我們倆發生口角,他也會讓著我的,不會像某些人那樣,跟我吵得麵紅耳赤。”

司徒文淵終於笑不出來了,僵硬地扯了扯嘴角,說:“是嗎,那可真要恭喜你了,終於找到如意郎君,這樣的人難得,你可莫要錯過了,日後你們成婚了,我一定來喝喜酒。”

“好啊,到時候一定請你。”周妍笑得很是燦爛,彷彿整個人都洋溢著幸福,令司徒文淵見了隻覺得格外刺眼。靈表妹曾說他不一定真對周妍就冇有男女之情,如今看來她是說對了,隻是他醒悟得太晚了。

司徒文淵道:“趕了幾天的路,有些疲憊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望著他遠走的背影,周妍無端生出幾分落寞之感,終於反應過來,原來這次見麵,她和司徒文淵之間的關係疏遠了。為何會這樣?而有了這樣的意識之後,她的心裡就堵得慌,有些酸有些傷心。

翌日一早,司徒文淵果然來向葉浮珣辭行,準備回楓林山莊。

葉浮珣以為司徒文淵得知周妍跟彆的男子走得近之後,會采取什麼措施的,但冇想到他竟然反應如此平淡,就這麼要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