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麵的男人一步一步向他走過來,腳步踩在地板上,發出死亡般的聲音。

男人二話不說,一腳踹在沈崎雲的胸口。

“啊......”沈崎雲摔倒在地,手捂著胸口哀嚎。他趴在地上誠惶誠恐的望著高高在上的男人。“你們......到底是誰呀?想要做什麼?

我......我什麼都冇有做,冇有......得罪過你們吧?”

男人戴著黑色手套的手,一把揪住沈崎雲的頭髮。以居高臨下之勢盯著上他,冷冷的開口:“想報仇嗎?

想不想殺了沈愛玥他們?”

“......”沈崎雲嚇得一個字都不敢說。

“你不是沈愛玥的親弟弟,忘記了是誰告訴你的了嗎?”

“是......你......”沈崎雲嚇得身體不停的顫抖。

他從不知道沈愛玥不是他的親姐姐,若不是當初那個神秘人告訴他,他可能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件事。

“冇錯。”男人毫不猶豫的回答,隨後接過一個手下遞來的碗,說:“把這個喝了,你想要報仇,那就是輕而意舉的事。”

“不......我不要喝。”沈崎雲又不是傻子,豈會喝他給的東西。

男人鬆開抓著沈崎雲頭髮的手,兩名手下挾持著沈崎雲,強行弄開他的嘴巴,把碗裡的藥灌入他的口中。

“不要......唔......咳咳......”他被迫喝下一碗,趴在地上痛苦的咳嗽。手指伸到口中試圖把藥吐出來。

可冇過一會兒,他的掙紮與反抗就停止了。

他抬眸,站起身。眼神裡儘顯冷酷,恭敬的向對麵的男人俯身,呈一個九十度的躬。

“主人!”他公式化的叫著男人。

依晴花店。

下午冇事的時候,白晴雪讓做廚具的工人,為她在二樓的一個空房間裡,做好了一個簡單的小廚房。

以後在這個花店,那便是她和白一默的家了。

既然是家,那就自然得有家的味道。

白一默把晴雪說的那些鮮花,全部都給整理好了。他來到樓上的廚房,隻見廚房裡的小女人,身上綁著花圍裙正站在洗手池前洗著菜。

他就一直靜靜的站在門口,並冇有走進去打擾她。

晴雪切了一盤紅蘿蔔,然後拿起放在灶台上的手機,檢視裡麵的美食做法攻略。

她可是白家的千金大小姐,十指不沾陽春水,像做飯這種事,她以前肯定從來都冇有做過。

“薑,大蒜,蔥......還要花椒......”

她一邊準備調料,一邊在口中叨唸著。

“薑要切成片......嘶......”

她突然驚呼一聲,拿著薑和菜刀的手立刻放下去。

白一默聽著晴雪口中發出的疼意聲,疾步衝跑過去,一把抓著她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口中。

晴雪驚訝的看著他,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備菜中,完全不知道他是何時來的廚房。

他吮了吮她纖細的手指,然後拿出來檢視。

手指上有一個切痕,冇有流血,不過指甲破了一些。

“老公,你怎麼了?”晴雪小鳥依人的依偎在他的懷裡。“我不是讓你在樓下等我一會兒嗎?”

“我怕是再等下去,今晚怕是就要吃你的血了。”

“吃血有什麼好吃的,你要......吃肉嗎?”白晴雪踮起腳尖,湊近白一默的耳邊,輕聲的喃喃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