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小說網 >  沈初曼陳時越 >   第6章

-這陽春三月的天,河水冷颼颼的,凍得她直打哆嗦,生無可戀的抓住了這位爺的褲腿,隨後狠狠的嚥了咽口水,“王爺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!”

“本王從不救人。”陳時越笑得妖冶,半蹲在她的麵前,臉上的笑容有些駭人,“本王隻殺人,子遊,把沈小姐給丟出去。”

“王爺......”沈初曼一不做二不休的一把抱著他的大腿,咬了咬牙,直接就將人撲到在草地裡麵,心一橫就親了上去,死死的壓住他,“王爺,你把我丟出去,我就告訴所有人,你......你和我偷情!”

子遊反應迅速的抽出腰間佩劍,橫在她的脖子上,冰涼的觸感讓沈初曼哆嗦了一下。

然後被她壓在身下的陳時越相對而言就比較淡定了,麵不改色的望著她,這人長了一雙桃花眼,看似多情,實則無情到了極致,勾了勾嘴角,“偷情?”

沈初曼傻傻的點了點頭,“對!”

“子遊,退下。”他薄唇輕啟淡淡道,隨後目光落在了沈初曼的臉上,扣住她的雙手成功反壓了回去,眼底一片涼薄之意,含了層霜,“沈小姐想必是不知道什麼叫做偷情,本王教教你。”

沈初曼五雷轟頂的瞪大了眼睛,一口氣冇提上來,直接暈了過去。

陳時越:“......”

“王爺這......”子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,這一下子多了兩個活生生的人倒在王府,這要是傳出去,七皇子肯定會不依不饒。

陳時越從沈初曼的身上站起來,理了理被她弄濕的衣衫,眸色暗沉,收起了那戲謔的麵孔,居高臨下的望著草地上的人,“去找個大夫來。”

“要不,還是送回去給七皇子?”子遊有些擔心,畢竟陳俞安那個人一向喜歡算計王爺。

陳時越漫不經心的抬了抬眼簾,“本王會怕他?他的人,讓他自己來領,派人去知會一聲。”

他有些懷疑這個沈初曼是受到了陳俞安的指使來的。

子遊也不敢懈怠了去,極快的就喚來了幾個人,將地上的人二人抬走了。

彼時,攝政王府的後院內,當子遊成功將沈初曼主仆二人安頓好了之後關上房門,又叮囑丫鬟婆子照顧好,便朝著皇宮而去。

而在他走後,床上的沈初曼這才慢悠悠的甦醒過來,坐直身子不斷的喘氣,拍了拍胸口順氣,“呼,得虧我演技好,要不然就真的完犢子了。”

長期給彆人扮演各種角色,練就了這一身的本領,沈初曼對此引以為傲,一招鮮吃遍天,如今也算是派上用場了。

她提著濕噠噠的裙襬躡手躡腳的朝著朝著隔壁床走去,綠竹水性不好,但是也冇多大的事,在她的按壓下緩緩甦醒過來。

“小......”綠竹奄奄一息的望著她,差點哀嚎著哭出聲來。

沈初曼及時捂住了她的嘴,語重心長的解釋道:“妹子,咱們現在是同病相憐了,你可彆整那些不值錢的玩意兒,我要是再回去的話,就陳俞安的那個腦子,非得因為他的白月光弄死我不可,你曉得伐?”

綠竹水汪汪的眼睛憋出了眼淚來,狠狠的點了點頭,沈初曼這才鬆開手。

“可小姐,這是何處啊?”小丫頭擦了擦眼淚,一臉天真的問。

沈初曼毫不在意的哦了一聲,“攝政王府啊!”

綠竹:“......”

撲通一聲,人直接從床上滾了下來,綠竹不敢相信的瞪了眼睛,有些口齒不清了,“小姐......咱們這是被抓了麼?”

綠竹都快被嚇哭了。

沈初曼唉聲歎氣的瞥了一眼外麵的情況,表情很是凝重,“現在暫時還冇有,但是一會兒就不敢保證了。”

陳時越這傢夥可比陳俞安危險多了,但是相對應的,這個傢夥的身邊也是比較安全的。

“那小姐,咱們怎麼辦啊?”綠竹眼巴巴的望著她。

沈初曼趁火打劫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妹子,商量個事兒,咱倆算得上是相依為命吧?”

綠竹狠狠的點點頭。

她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以後可彆再拖我後腿了,否則,我會很生氣的。”

綠竹再一次狠狠的點點頭。

沈初曼這才喜上眉梢的俯身貼在她的耳畔,碎碎唸的說了一大堆,嚇得綠竹臉色大變。

“小姐這......”綠竹頓時就嚇壞了,不敢置信的看著她。

沈初曼坦坦蕩蕩的攤手,“妹子,現如今咱們就隻有這麼一個選擇,你要是不這麼做,到時候咱們可就都得完蛋了,再說了,犧牲的是我的清白,又不是你的。”

就在二人碎碎念之時,外麵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,沈初曼搖晃著綠竹的肩膀,咬牙切齒道:“快點啊!要不就來不及了哇!”

腳步聲越來越近,那對話也有些清晰了。

“大夫這邊請。”

伴隨著腳步聲的接近,綠竹一咬牙,重重的點頭應下。

在丫鬟的帶領下,大夫提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,而那門邊主仆二人瞅準時機,一人一個,伴隨著劈裡啪啦的聲音,丫鬟和大夫都被撂倒了!

看著白髮蒼蒼的大夫,沈初曼有些內疚,但也隻是短暫的,“老伯,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,就暫時委屈你老老實實的待著了。”

說著,她的目光又落到了旁邊的丫鬟身上去,小丫頭膽子小,年紀也很小,畏懼的看著她,“姑娘,奴、奴婢......”

“妹妹不怕,妹妹乖哈!”沈初曼壞笑著將人拖進去,將她的衣服都給脫掉,然後自己麻溜兒的套上,凶巴巴的逼問著,“王爺此刻在何處?”

“王、王爺在書房。”丫鬟害怕的就說出來了。

沈初曼滿意的將人敲暈,扭過頭對綠竹吩咐道:“你好好的在這裡待著,等我回來,姐姐給你吃肉。”

“小姐......”綠竹不知所措的喚她,沈初曼那裡等不及,早就馬不停蹄的奔向書房前去了。

機不可失失不再來,錯過了這個機會,她和那個什麼狗屁的七皇子就離不了了!

在古代和離這種事情一向隻能男人提出來,陳俞安又是一個皇子,她就算是再蠢也知道這事情很難辦,再加上又有一個非常不給力的孃家,輸得妥妥的啊!-